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
    
    <div id="rsofm"></div>
    <em id="rsofm"></em>

    1. 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      <dd id="rsofm"></dd>
    2. 言情阁 > 我居然羡慕一个哑巴 > 133.第一百三十三章

      133.第一百三十三章

      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www.853461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?#35328;?#35835;!

          海棠院一片安静,数个客房房门紧闭, 空气中酒意浓, 连廊下的花盆都带着微微的酒气, 直到隅?#34892;?#26391;才揉着脸开了门, 俊?#20056;?#32959;,脸色发白,眸色迷茫,摇晃的走下了台阶, 蹲在垂丝海棠的花嫁下醒神, 头还晕,脑子跟豆花似的一团糟。

          谢朗蹲了好一会,脚麻了,正撑着膝盖起身,其他厢房也都?#36861;?#24320;了门,都如他一般,脸色发白,摇摇晃晃。

          这些人昨晚全都?#36824;?#32763;都是被小厮背回来的。

          谢朗拍了拍混沌的脑子,看向何阳,?#30333;?#26202;叶惊澜?#31206;聳裁?#26102;候走的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昨晚谢朗闹的最凶,一直缠着叶惊澜喝酒, 谢朗对自己的酒量很?#20982;?#20449;,可架不住叶惊澜喝的是假酒, 两壶烈酒下去, 谢朗就有点看不清人了, 李鹤他们瞅准机会就架着他去了一边,称兄道弟一顿寒暄,酒意?#36132;?#35874;朗就和他们喝上了,完全忘记了叶惊澜这个新郎官。

          何阳茫然的看着他。

          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,昨晚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,喝着喝着就被人拽走了,酒一?#36132;分还?#21917;,哪管对面是谁?

          “故意的。”谢朗咬牙,“我们都被他给耍了!”

          “行了。”何阳揉着发疼的太阳穴,?#30333;?#22825;人洞房花烛呢,闹也有个度。”

          谢朗还想再言,何阳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还没成亲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叶惊澜那个人,瞧着爽朗灿?#33579;?#23454;则最是睚眦必报,心眼儿比麦芒都大不了多少,又是他最在意的洞房花烛,要是闹大了,毁了他的好日子,必定十倍还回来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叶惊澜对他媳妇的小心劲,谢朗也不说话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啦。”何阳朗声道:“咱们洗漱洗漱去?#19968;?#38517;玩吧,这是他的故地,让他带咱们玩一圈。”

          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?#35828;脑?#21516;,?#36861;?#22238;房洗漱,梳洗完毕后,精神焕发,少年才子的意气风发再度归来,可是―――

          怀陵人呢?

          *

          毕竟来了这么多同窗,叶惊澜刚成婚,陆湛太小,只能顾怀陵去招待好友,顾怀陵料想他?#20146;?#26085;醉酒,今日想必晌午前是起不来身的,所以算着时辰,辰时末从家里出发,算着路上的时辰,到了县城后正好可?#38498;?#20182;们一起午饭。

          谁知正准备出门就?#36824;?#29238;喊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顾父把顾怀陵叫进了堂屋,堂屋还留着昨日的喜庆,红绸花盏,顾父坐在上位,严肃的看着他,顾怀陵不解询问,“爹您有?#35009;?#20107;么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已年过二十的顾怀陵眉目清雅,一身文人气质舒淡如皎皎朗月,就算身处寒舍,亦绝无人相信他是农家子,想着他科举之路的顺畅,一路案首行来,虽耽误了两年,现在已是秀才身,这样好的儿郎,就算不靠软软?#37117;?#30340;关系,这安汉?#21422;?#23478;女儿娶不?#33579;?br />
          顾父很欣慰,然后问他,“你妹妹已经嫁人了,你心仪啥样的姑娘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顾怀陵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事实上半年前顾父去芙蓉城说软软亲事的时候就已经问过这话了,?#31508;北还?#24576;陵以妹妹亲?#38470;?#26469;,家中人手不够,?#35753;妹?#20146;事完了再商量为理由给搪塞了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可顾怀陵没想到,这才软软出嫁的第二天,爹就来问了。

          顾怀陵自幼习君子之道,聆听圣人祖训,然情字一途无处可学,虽已年过二十,但一?#38393;?#35835;圣贤书,?#28216;?#28041;及其他,拱手,耳尖微红,“婚姻大事,自?#22791;?#27597;做主。”

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0027;,我?#20146;?#19981;了这个主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姜氏走了过来,一脸的难色,顾父也跟她一个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他如何想去问儿子?

          自然是因为自己定不下长媳的人选。

          自从顾华陵得了秀才案首后,不少人明里?#36947;?#37117;?#21019;?#21548;,不仅有村里的,县城的,甚至还有芙蓉城的人去问俞墨,都想要这个女婿。

          芙蓉城的人太?#35835;耍?#39038;父管不了,可这村里,这安汉县,有这意思的人家,顾父和二房的都?#37027;?#21435;打听了。

          都不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无关家世,自家这个条件,也不会去挑姑娘的家世,主要是品行,那些有意向的人家,姑娘或骄或懦或容貌不足,虽说娶妻娶贤容貌不是首要的,可顾父看着自家清风朗月的儿子,至少要找个和他容貌气质相当的媳妇吧,不然,瞧着就不似?#38597;肌?br />
          这些条件摆出来,这安汉县竟寻不到一个合意的。

          想着怀陵素来稳重,病急乱投医,就来问他了。

          可顾怀陵?#28216;?#21644;姑娘有过深交,如何得知自己的喜?#33579;?#20063;给不了答案。

          面色微红,?#35009;?#19981;言,见他这般,顾父姜氏知道问不出一个答案了,垂头叹气,两房就他一个男丁,都等着他传宗接代,可这事确实不知道怎?#31383;歟刃?#24944;他出色,又?#34892;?#24700;他出色,就因太出色,寻常姑娘配不上他。

          又不愿将就。

          又恨,恨自?#22909;?#26412;事挣个好家业出来,若家里条件?#33579;?#23601;算无权,凭着怀陵本身的出色,也能想想官宦人家的小姐,也不至于跟现在似的,就局限在一个小县城。

          “爹,婶婶。”顾怀陵轻咳一声,“缘分一事强求不?#33579;?#39034;其自然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顾怀陵也知家里的境况,自己的亲事,确实?#34892;?#38590;。

          “顺其自然?#20426;?#23004;氏眉毛一挑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顺到二十了,你然到哪了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你瞧瞧这周围的,和你一样大的,哪个没成亲?就连村东头的那个二流子人家今年都抱上闺女了!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再看看刘东,和你一样大,人家都两个娃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还顺其自然,你要顺到三十去?顺道我和你二叔和你爹都动不了,没法子帮你照顾孩子了,你才然出来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顾怀陵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          偷乐声从门口传来,三人抬眼看去,就见顾怀月偷?#24471;?#25720;在门口偷听。

          小丫头还偷听。

          姜氏手一指,“还有你,都十四了,也该议亲了,你还笑你哥。”

          顾怀月?#24187;?#30333;这火怎么烧到自己这来了,?#21543;?#20799;,我才十?#27169; ?br />
          阿姐不是满了十五才想着亲事吗?还有一年呢。

          姜氏:“你姐那是特殊情况,姑娘家议亲都是赶早不?#36132;?#30340;,议个几年才能看清男方的品行,又没让你马上出嫁!”

          顾怀月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姜?#21916;?#33136;想了会,做了决定,“行吧,咱们家先好好做一年的生意,一边攒家底一边看媳妇看女婿,也让俞家舅舅帮咱们留意一下,他人脉广,认识的人也多。”

          顾家两房情如一家,顾软软买的铺子自然也有二房的一份,两?#19968;?#19968;起做火锅生意,做一年的生意多攒着银子,选择的余地也大很多。

          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两兄妹乖巧安静,不敢说话。

          *

          这顾怀陵还没到,俞墨叶惊澜又都出去了,俞凛无法,只得去找陆湛来陪客,陆湛倒是好说话,点头就去了海棠院。

          陆湛出现的时候,其他?#35828;?#36824;?#33579;?#34429;诧异他年岁?#34892;?#23567;,但他生的?#33579;?#30333;玉雕琢一般,小小年纪却有一番沉着味道,倒也笑着和他说话,只除了何阳。

          这半年多以来,何阳虽和顾怀陵叶惊澜熟稔起来,但和陆湛只寥寥见过数次,陆湛本就性子冷,两人根本没有说过话,在何阳心里,陆湛还是那个不?#21307;?#36817;的小?#39318;櫻?#31469;力自然微笑,身子紧绷。

          其他人没察觉到他的异常,倒是谢朗觉得这小孩好玩,生的格外精致,虽未长成,但再过个两三年,容?#25165;?#26159;胜过叶惊澜,偏他年纪小小又一副老成模样,就忍不住逗他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?#22242;?#25105;们这一群人干坐着?不带我们玩一下?#20426;?#35874;?#24066;?#38382;。

          陆湛是第一次陪客,虽不喜人多,但还是耐着脾气,“那你们想玩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    一板一眼,谢朗觉得爪子有点痒,特别想捏他的脸,忍笑道:“你平日里和你朋友玩?#35009;矗?#23601;跟我们玩?#35009;礎!?br />
          跟朋友玩?#35009;矗?#23601;和他们玩?#35009;矗?br />
          陆?#31354;?#20102;眨眼睛,回想自己那几个朋友。

          陆?#31185;?#23454;不想要朋友,因为觉得他们每每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打起来的样子很无?#27169;?#20294;他去了书院念书,顾软软会问他有没有和人交流,有没有交到几个称心的好友,若是可以,请到家里来做客也是无妨的。

          不想让顾软软失望,陆湛勉强挑了几个朋友回过?#25671;?br />
          谁知―――

          想到?#32972;?#37027;几个朋?#21713;?#28378;尿流滚出去的模样,陆?#31185;?#22836;,认真看着谢朗,“你确定吗?#20426;?#19981;待谢?#21490;从Γ?#21448;慢吞吞补了一句,“你们若是哭了,不能怪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哭?

          莫说谢朗了,便是其他人也笑了,跟个小孩玩,怎么还跟哭扯上关系了?谢朗一阵大笑,“放心,哥哥胆子大得很,怎么可能会哭。”

          哥哥?!

          陆湛还没?#20174;Γ?#20309;阳就瞪大眼看着谢朗,居然敢自称?#39318;?#30340;哥哥?

          你嫌命长啊!

          何阳震惊的人都傻了,一旁的云七眼皮都没抬一下,习惯就好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陆湛点头,也不?#24179;?#31216;呼的问题,?#21988;房?#21521;云七,“把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带过来。”云七点头,领命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还没等众人询问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是?#35009;矗?#20113;七就已经回身,因为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正好在院子外面玩,喊了一声,骠骑大将军就驮着大将军小跑着过来了。

          骠骑大将军本就是大犬,家里伙食又?#33579;?#20859;的油光水滑的,站起来?#20154;?#29241;娘都高了,小山似的飞奔了过来,好几个怕狗的都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。

          陆湛:“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顾怀月不在,陆湛的话还是好使的,骠骑大将军跑到他身边坐下,一双眼睛看着陆湛旁边的谢朗。

          看着它这彪悍的体格,谢朗吞了吞口水,还没说话,又觉一道目光看了过来,低头一看,居然是只大白鹅,这大白鹅目光凶悍极了,上下打量着自?#28023;?#24635;觉得它是在看自己身上?#30446;?#32905;好下嘴。

          谢朗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陆?#23458;?#36523;把大将军抱了起来,抬眼看向后?#35828;?#37027;几个人,“你们不是不怕吗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后?#35828;?#20960;人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怎么怕呢,就是一时吓到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们这?#21019;?#30340;人了,哪里会怕狗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齐齐否认。

          先前还笑小孩,这会子自己居然真的被吓到了,这事不能承认,谢朗也跟着帮腔,“对,他们只是一时骇住了。?#31508;?#32447;牢?#21619;?#30528;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,尤其是骠骑大将军,家养的,应该不咬人吧?

          骠骑大将军察觉到谢朗的视线,对他呲了呲牙,獠牙反着白光。

          谢朗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“真的不怕?#20426;?#38470;?#31185;?#36523;,“那你们和我一起去找小将军玩吧?它关在院子里,太?#25293;?#20102;。”

          小将军还没调.教?#33579;?#19977;爷不准它自由活动,本来这次三爷嫌麻?#24120;?#26412;不想带它们来的,?#20146;?#24049;央求的,要在这边呆几天呢,不能中断了和小将军的联络感情,今天下午本也是打算去找它玩的。

          既然不怕,那就一起过去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大将军是鹅,骠骑大将军是狗,那小将军,是兔子吗?

          很多人同时想到了这个猜测,虽然不怕狗,但这狗的体格实在是太大了,虽然在陆湛旁边坐着?#27492;?#19981;会伤人,但万一呢?还有两个农家子,看到那大白鹅就想起?#35828;?#24180;被啄的恐惧,不自觉的摸了摸屁股,还是去找小将军玩吧,玩兔子至少没有危?#30504;?#36824;能保住颜面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啊,走吧走吧。”一群人兴高采烈,迫不及待的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见他们如此兴奋,陆湛以为他们也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喜?#33579;?#20063;真切的高兴了几分,就带着一群人往后院走,?#36855;?#19971;把骠骑大将军哄走,它两现在还不能去接触小将军。

          谢?#39318;?#22312;最末,心里?#34892;?#22855;怪,如果小将军真的没这两?#26179;O眨?#37027;为?#35009;?#36825;两只可以在院子里随意乱跑,小将军反而要?#36824;?#36215;来呢?

          陆湛打开了后院的门,继续往外走,众人跟着他?#24917;?#27493;,这才发现这宅子为?#25105;?#22312;城郊,因为后面还连了一小片的树林,用高高的围墙圈着,那围墙高极了,谢朗抬?#25151;?#21435;,起码有数人高。

          为?#35009;?#35201;建这么高的围墙?

          而且―――

          谢朗回身看去,后面不知何时跟上了几个彪形大?#28023;?#20307;格魁梧极了。

          谢朗:?#21834;?#24635;觉得这个小将军不是‘小’将军。

          “小将军,小将军,我来找你玩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陆湛进了?#32959;?#21518;就四处呼唤,?#32959;?#37324;安静极了,明明这树不高也?#24187;埽垂?#24322;的有了一种幽深的错觉,天上的暖阳像是假的一般,不光谢朗,其他人也跟着莫名?#24917;?#24352;了起来,只?#26032;?#28251;轻松自如,一直在喊小将军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,一道目光传来,几乎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种毛骨茸然的危?#30504;?#20687;是?#24187;?#20861;锁定一般,齐齐扭头,然后―――

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傻在了原地。

          不是错觉,真的是猛兽。

          ?#20063;?#19981;?#27934;Γ?#36203;然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白虎,骨?#26469;肿常?#30446;光凶悍,它正无声的向着这边前行,以一种狩猎的姿态,至于它的?#26197;?#26159;谁,已经毫无?#26188;省?br />
          所有人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只?#26032;?#28251;兴奋的跑了过去,伸手去摸白虎的毛,白虎对他恍若未闻,好在它没有继续前行,只定定看着府学一众学子,双瞳闪着冰冷的光,只要众人敢?#21494;?#19968;下,它就会毫不犹豫的?#26494;侠礎?br />
          谢朗看着极?#20995;?#22859;,甚至想往白虎身上爬的陆湛,?#35835;?#25238;牙,“这,这是小将军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哪!小!了!

          “哦,不是。”陆湛还记得这是客人,对客人要有礼貌,勉强分了他一个眼神,“这是它爹。”

          一众学子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陆湛的话一落,?#32959;?#37324;又传来声响,一只肉呼呼的白?#25490;?#20102;过来,陆?#23458;?#36523;把白团抱了起来,虽胖成了一只球,但还是能看出这是它爹的亲儿子,“这才是小将军。”

          一众学子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    顾怀陵好不容易摆脱了顾父和姜氏,不顾顾怀月可怜兮兮的哭求,生平第一次用‘逃离’的姿态离开了家,谁知赶到县城,正好就看见了何阳谢朗他们都在收拾行李,抖着牙白着脸,一副恨不得马上跑路的急态。

          顾怀陵:“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第二日傍晚,叶惊澜带着顾软软归家,顾软软是被抱下马车的,睡的人事不知,叶惊澜的精神也不是太?#33579;?#36825;两日都没怎么休息,看到迎过来的俞凛,低声道:“我?#20154;?#22905;回房,然后再去见他们。”

          俞凛亦低声,“少爷是说府学的公子们吗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叶惊澜点头。

          俞凛:“那不用了,他?#20146;蛉站?#36208;了,顾公子送的?#23567;!?br />
          叶惊澜:“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这次自己成亲,他们总共请了五日假,也说过要在这边好好玩玩,怎么昨天就走了?横眉一皱,“他们和大哥发生矛盾了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这话一出就马上自我否决了,大哥那样稳重的人,怎么可能呢?

          俞凛:“跟亲家公子无关,他们给你留了一句话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惊澜:“?#35009;?#35805;?#20426;?br />
          俞凛:“说咱们家太危险了,他们先走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危?#30504;?#23478;里?#35009;?#26102;候危险了?

          “另外,陆公子也让我转达一句话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说你的朋友既然胆子小就不要打肿脸充?#32959;櫻?#20182;也不高兴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叶惊澜:?#21834;?#22909;了,彻底明白为?#35009;?#35828;家里危险了。
      腾讯分分彩玩法

        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
        
        <div id="rsofm"></div>
        <em id="rsofm"></em>

        1. 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          <dd id="rsofm"></dd>

            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<div id="rsofm"></div>
            <em id="rsofm"></em>

            1. <em id="rsofm"><ol id="rsofm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d id="rsofm"></dd>